pc蛋蛋 > 移动支付 >

马来西亚接入中国技术 移动支付“一带一路”渐成型

2018-08-23 14:26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 记者 李文瑶】“现在通过我们和蚂蚁金服非常棒的合作关系,除了支付之外我们也让马来西亚成为在中国之外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可以使用二维码支付解决交通场景、地铁解决方案的地方。”马来西亚本地钱包TNGD的CEO尼扎姆(Nizam)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和蚂蚁金服的合作让尼扎姆成为了中国和马来西亚的“连接器”,他也是本次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访华出访团中被看重的企业家代表之一。事实上,在国事访问之余,从看阿里到坐高铁再到无人机和新能源车,马哈蒂尔总理的“向东看”表现出对中国技术的极大热情,就连随团同行的70后“技术派”尼扎姆,也被这位“90”的“技术感”所感染。

  早在2个月前,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总理府亲自会见马云时便已经着重表达了对中国企业投资的欢迎,以及向中国学习科技互联网发展与全球化进程的愿望,而移动技术成为了其中的技术代表。

  事实上,马哈蒂尔总理对中国人习惯用手机支付也深有感触,他曾对马云感叹说:“中国游客来马来西亚,都习惯用支付宝了,而不是带现金。”

  而在本次马哈蒂尔总理走访阿里巴巴总部过程中,陪同接待的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也当场介绍了总理很感兴趣的移动支付前沿技术实践,包括金融安全级别的人脸识别、全球首次区块链跨境汇款等等。

  2017年7月24日,蚂蚁金服与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CIMB)旗下的Touch n Go(TnG)结成战略合作伙伴,通过合资公司Touchn Go Digital(TnGD),双方共同开发全新的马来西亚本地钱包,为当地用户提供电子钱包服务和其他相关金融服务。

  合资合作后,TnGD电子钱包产品于2018年5月投入运行,不少用户开始都是因为习惯用TnG卡,所以看到App Store里出现了TnG标志就下载使用体验了。

  基于服务全球的普惠金融理念,支付宝通过独特的“本地伙伴+技术输出”的赋能模式,也让服务当地人用的“支付宝”马来西亚TNGD本地钱包,开始进入到马来西亚人的日常生活。

  作为支付宝在“一带一路”沿线个本地钱包之一,除了在线充值转账、缴付水电煤、在线订机票、订购电影票以及线下消费等通用型功能,这个新生不过四个月的娃娃“电子钱包”,还一步到位可以用手机刷码过闸坐地铁了,这也让马来西亚成为了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个开通这种民生科技应用的国家。

  “马来西亚和中国的市场很不同,中国市场已经非常的成熟了,但在我们的国家(马来西亚)90%的交易还是以现金的形式在进行中,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更多用户教育和场景接入。”尼扎姆说,虽然中马双方合作的TNGD电子钱包还是个“新生儿”,但这个国际团队“小家庭”非常拼也非常乐观,“因为我们和蚂蚁金服建立了良好的坚实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希望学习中国先进的数字化经验,给马来西亚人带来便利安全的移动服务和更好的生活方式。“

  从2017年4月开始,支付宝在马来西亚逐步上线扫码付服务,为中国游客在马来西亚的旅游体验提供和国内同样便利的支付方式。目前线下商户数万家并持续快速增长,囊括便利店、免税店、餐馆、酒店、零售店、景点等各大业态。知名商户包括7-ELEVEN、星巴克、Eraman等全线都能使用支付宝,马来西亚知名景点云顶高原也接入了支付宝。

  如今在大马随处可见来自中国的蓝色二维码。中国出境游游客一部手机在手,即可吃喝玩乐游遍大马。根据支付宝最新公布的2018暑假境外移动支付增长排行榜显示:今年暑假,85%的中国年轻用户明显感知到,现在出国游玩随身携带的现金比以前少了。从出境游境外热门地的境外移动支付增长看,马来西亚以8倍的增长速度,排全球第五名。“你好“”谢谢“”支付宝“已经成为不少境外商家为吸引中国客最想学的TOP3中国话。

  作为中国移动支付名片“走出去”,未来这些基于支付宝上的中国技术和中国能力,都将有望通过向本地合伙伴的赋能,因地制宜地逐步输出到9个本地钱包上,服务到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更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服务到更多原本连银行卡都没有的当地普通用户和小微商家。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口密集,且普遍年轻化,金融基础服务供给不足。据第三方粗略统计,目前在一带一路国家,尚有20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仅10%的人持有信用卡,有贷款需求的人中仅21%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且这些国家大多处于发展数字经济的窗口期。无论是印度的激进废钞运动,还是泰国的国家级战略“泰国4.0”,都寄希望于凭数字经济弯道超车,来一场时间的赛跑。

  而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一批中国技术企业正在尝试通过“技术出海”的方式,将中国的技术带给其他国家。

  蚂蚁全球本地化钱包技术负责人兼合资公司TnGD的CTO 熊务真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话可以简单概括为三个阶段,1.0时代是“借船出海”,以贴牌代工为主,比如成衣和家电行业;2.0时代是“买船出海”,即中国企业到全球做一些投资并购,把一些公司买进来收进来;到了3.0时代支付宝的全球化道路,可以归纳为“出海造船”。

  “出海造船即通过本地合作伙伴+技术输出的赋能模式,在本地寻找愿景一致并且最熟悉当地的合作伙伴,再把支付宝在中国试验下来最好的一些技术甚至商业模式务带到当地,把我们中国人体验到的移动支付的安全便利体验也带到本地。”他解释道。

  今年3月13日,蚂蚁金服出资1.845亿美元购入挪威Telenor集团在巴基斯坦的子公司TMB(TelenorMicrofinanceBank)45%的股权,并称后续蚂蚁通过分享技术和经验,将把巴基斯坦最大手机钱包Easypaisa提升打造为当地版“支付宝”,“出海造船更重视本土化,注重经验和技术的分享,培育当地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坦言。

  目前,蚂蚁金服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和地区打造出本地版支付宝,包括印度、泰国、菲律宾、印尼、韩国、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中国香港。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用数字普惠金融的方式、用先进的移动支付的方式,涉及到每个人日常生活的方式,它产生的心理黏性会更强。这种文化经济的全面融合,点滴渗透以后就会变成当地人的一种必需品,也确实是能够打破“一带一路”沿线上普遍存在的国民鸿沟。

  “从长远来看,支付宝和有支付宝技术支持的9个本地钱包,已经实现了移动支付领域的“一带一路”,或者说在“一带一路”沿线率先从移动支付开始形成了一体化的网络。”他说道,“未来这方面想象空间很大,通过技术输出和赋能的力量,有利于进一步加深中国和这些“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在经济和商贸上的相通。”